《醉卧美人笑》第1章 七彩琉璃石
已是第一章

陕山交界,洛阳之陲黄河之角有一小镇,唤名凤凰。

初为村落,后发展成镇。凤凰锦名,实则名不副实。

此地因地处黄河之边,常年旱涝交替,加之土地贫瘠。

从古至今,仍以贫穷出名。陕晋之土,多粘而贫瘠。

在农耕水利之中,视为恶土。每当黄河水发,涝积遍地。只等那涝水退去,烈日一晒,那焦黄的土壤便如同水泥浇灌的地板一般,奇硬无比。

凤镇的村民,多为祖上停留恶地,代代相传。一无适地易迁,二怕生活习惯难改。于是,一代穷过一代的人,依然停留在这片贫穷无望的土地上。

依天吃饭,靠地而活。

在旱涝相交的年景里,整个凤凰镇颗粒无收。为了存活下去,全镇的人集体出去乞讨。

根据祖上传说,凤凰镇之所以从古至今,代代穷苦,是女娲神祖怒下诅咒,才落成恶疾之地。

相传,传说盘古开辟了天地后,女娲用泥捏了人类。后女娲继了皇位,镇守冀方的水神共工十分不满,就兴风作浪,女娲即令火神祝融迎战。

经过殊死搏斗,共工大败,恼羞成怒,一头向擎天柱不周山撞去,竟将擎天大柱撞折了,霎时天塌了个大窟窿。天地相通,脉气失常,洪水泛滥,大火蔓延,人类陷入灾难之中。

女娲见人类失去生存条件,着急万分,就决心炼石补天。

她遍涉群山,选择了天台山。这里山高顶阔,水足石多,是炼石的理想地方。

女娲在天台山上炼了九九八十一天,炼了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块五色石。众神仙和众将官帮女娲补天,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

因石是五色的,形成了天上的彩虹、彩霞。

女娲补天后,洪水归道,烈火熄灭,天地定位,普天同庆,人们在天台山迎女娲归朝,女娲也十分欢喜。

到天台山后,大家看天下的儿女们生活安然,高兴地吹起了笙箫。

笙箫之声带着润云,所到之处地富人乐,天下从此太平。

后来殷商暴君荒淫无度,目中无人,在参拜女娲神像的时候竟然对女娲的美艳心动,在女娲庙题下淫诗,惹得女娲大怒。

亲自下界毁去女娲庙,只是不想将当年补天剩下的一块七色琉璃石头从此遗落人间,下落不明。女娲神祖因失神石而暴怒,便施下恶咒,从此周边之人,世代穷苦,永无出头之日。

在凤凰镇中,有一个破落的山洞,远远的看去,就好像是天然形成的窑洞一般。据先人相传,那便是远古时代的女娲亲自下凡毁去的神庙。

虽是神庙,可是因传说被女娲下了诅咒,那窑洞便成了万恶之地。

就连破四旧,除迷信之时都无人敢靠近。有更多人相信,凤凰镇之所以代代穷苦,便是女娲留下的诅咒封存,此地之人,永世不得翻身,千古穷苦,万世乞讨。

澫年,黄河水发,几乎毁了所有的农田和住房。当时,正是青黄不接之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出去乞讨。

只等村民陆续返回之时,凤凰镇早已变成一片荒芜之潭。原本参次而上的窑洞和住所,被一层粘稠的黄沙涂盖。

唯一能见的,只是那如同一个鼻孔一般朝天而指的神庙。

就在村民伤心欲绝的时候,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发生了。那洞口竟爬出一个孩童。只见那孩童通体白皙,双目清澈,如同画上的仙童一般。

所有的村民在振奋之际,更多的是恐惧。

黄河水灾,凶猛无情。来势如山,快比闪电。那山一般高的水势,会瞬间吞没大地。就连洞中的蛇鼠虫蚁,都无一存活。

如此一个鲜活的孩童,是如何活过来呢?

有胆大的村民越过烂泥,将那孩童抱了回来。

却见那孩童的口中叼着一块七彩的琉璃石头,看样子也不过两三岁大小。

就是这个神奇的女孩,给凤凰镇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女孩被抱回去之后,紧咬七彩琉璃石,任凭人们怎么哄怎么喂东西,她就是不松口。

村民无奈,只能将之供在香桌之上,每日供奉香火。

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女孩吐掉口中的琉璃石,慢慢地坐起身子,抬手指着西边光秃秃的荒山说了一个字:挖!

有人说,是她入凡尘之后的第一个声音。

跟普通孩童哭出的哇声是一个道理。也有人相信了女孩说的话,拎上铁锹铁镐,在寸草不生的荒山上漫无目的地挖了起来。

谁也想不到,那连绵不断的荒山之下,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煤炭。那闪耀着黑色金光的煤矿,变成了成捆的钞票。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整个凤凰镇的人都摇身一变,成了腰缠万贯的富人。

更为神奇的是,自从这女孩出现之后,凤凰镇从未发生过灾情,于是镇上的人便认为她是圣女,必定是女娲动了宽恕之心,特意派出神童救济于市,于是镇上的人便集体出钱给她盖了房子,家家户户都出钱出物去供养她。

这个身带神奇传说的女孩,不但给凤凰镇带来了无穷的财富,还带来了无限的光辉和荣耀。而她的脖子上,一直戴着那块散发着七彩光芒的石头,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从她记

事开始,这块石头就挂在她的身上,从来没有离开过。对于她的身世,整个镇上的人一无所知,甚至没有人能说清楚她的来历。

知龄之年,镇上花下重金,请了风水大师测骨赐姓,得出一个苏字,再测名为卫。只因商纣之朝毁灭于苏氏之妲己之手,便避讳苏姓,唤名卫儿。卫字简单,却涵恩泽浩荡之意。护卫之天下,成流芳之光泽。

话说那卫儿自小被人以圣女供奉,终日住深居简出。却养成了叛逆不道的行为。在香火之下,竟然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抽烟喝酒。

那供奉的名酒贵果,她一概受之。成人之辈,对她无不敬而远之,所以,纵是她接受了最好的贵族教育,学习了高等的文化知识,也只能与胆大的孩童玩耍。时间一久,她便从孩童的口中知道了关于自己的传说。

接受过现代教育的卫儿,对于传说带着鄙视的态度,然而,在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她却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找出自己的身世。

她知道,既然自己是从女娲神庙爬出来的,那么,唯一能找到线索的,便是那女娲神庙!那个被世人当成龙潭虎穴的神庙,纵是在开发商征地之时,也不敢靠近的恶地,不要说有人进去,纵是靠近,胆小之人也被吓了个胆颤。

主意既定,卫儿当下便留了一张纸条,感谢村民多年以来的照顾,而她,必须要弄清身世。

初春的早晨,空气仍带着些许寒意,卫儿只带了一把手电和口粮,只身一人朝着女娲庙奔去。

穿过杂草丛生的密林,走到洞口一阵阴风吹过,她猛然一惊,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取出手电,带着几分兴奋和恐惧,咬牙洞里走去。

那看似细小的洞口,越往里走便越宽敞,那深不见底的洞中,似乎有亮光,她干脆关了手电,朝着里面走去。

随着一阵阵阴森的奇寒,卫儿从开始的兴奋与期待变成了莫名的恐惧。不知道走了多久,累了便坐在石头上休息,无意间的回头,才发现那团亮如白昼的光始终在自己周围一两米的地方,她头皮发麻,强烈的恐怖感瞬间席卷全身。

“有人吗?”她壮着胆子问了一声,回答她的,只有空荡荡的回音,顾不上休息,起身准备拔腿往外跑去,可是,不知道何时,那来时的路早已经奇迹般的消失了,她的身后,是一座座形象怪异的石钟乳。

“妈妈。”卫二放声大喊,声音中带着无比的恐惧,“你在哪里啊?”

霎然间,只听到一丝轻微的响动,她紧张的全身汗毛倒竖着,低头一看,才发现那团光是从她脖子那块七色石头发出的,取下放在手里,石头的光亮越发的明显,在离她不远处的石壁上,一个美妙绝伦的女子正微笑的看着她,而那绝色七彩的衣服,好像在摆动。

“女娲娘娘?”苏旬猛然一惊,扑通便朝着那石壁上的女子跪了下去。“求女娲娘娘开恩,告知我父母的下落。”

半晌,却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卫儿紧张地站了起来,却发现石壁上的就是一副平淡无奇的画,揉了揉眼睛,难道,刚刚只是幻觉?

慕容小宝:写书不易,希望大家支持我这本书,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大大支持正版阅读。求收藏,求打赏,求月票,求书评,摸爬滚打各种求,云书支持QQ、微信、微博账号一键登录,无需注册,超级方便。
上一章 菜单 下一章
上拉继续阅读
上翻页区
功能呼出区
下翻页区
喜欢本书就加入书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