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美人笑》第4章 追杀
正在加载上一章

却见悬崖边哪个穿着虎皮的小男孩关切地看着自己。

在男孩的手里,握着一根小拇指粗细的树藤。

卫儿此时才反映过来,刚才是男孩用树藤缠住自己的身体猛地往后一拉,才躲开了黑衣人要命的一剑。

“谢谢你。”卫儿摸了摸撞得生疼的脑袋,抬起小手指着黑衣人朝着男孩道:“他要杀了我。”

“别怕,有我在,没人能杀得了你。”男孩把卫儿拉到自己的身后,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在身材高大的黑衣人面前,没有丝毫的胆怯。

卫儿悄悄看了看男孩的脸,只见他生得十分的清秀,带着稚嫩的脸上散发着一股逼人的英气。

“小子,不想死的乘早走开吧。”黑衣人咬着牙齿看着两人,紧张地看了看周围,却没有发现周围根本就没有人。

“先试试你的手还能不能拿剑吧。”男孩把卫儿抱起来,放到身后的树根上,冷冷地朝着黑衣人道:“追杀一个两三岁的小孩,你算什么英雄?”

黑衣人只感觉面上一烫,自己一生杀人无数,不想却被一个十岁的娃儿讥笑,若是传了出去,不要说日后自己在宫中无颜立足,恐怕司马侯公也不会让自己这样的窝囊废留在人间了。

“纳命来吧。”黑衣人双脚一跺,早已经抄起地上的长剑朝着男孩刺了过来。

“剑儿,退下。”只听到半空中一声炸雷般的沉喝,一个雪白的身影闪电一般的朝着黑衣人窜了过去。

不等黑衣人的长剑刺到,一个身材瘦削的白衣男子落到了黑衣人的身后,在电光火石之间,白衣人的手已经扣到了黑衣人的喉咙上。

“卫大侠?”黑衣人一见,身子一抖,手中的长宝已经落到了地上。

只见白衣人扣在黑衣人脖子上的手犹如葱玉一般的细嫩修长,若是光看这只手,永远也没有人能猜测得到这样一只手是一个男人的手。

卫儿吃惊地看着白衣人,只见一张脸犹如精雕细刻一般的精致,与男孩十分的相象,只是比男孩多了几分成熟与沧桑。

那一双眼睛更是深邃而忧郁,犹如一个带着磁力的无底深渊,让人看一眼就无法收回自己的眼光。

“向一笑,你不是司马侯公的狗么,什么时候不啃骨头,追杀起小孩来了?”白衣男子冷小着看着黑衣人。

“卫艟,今天落在你手上,我知道难逃一死了,不过你知道那个小孩是什么人吗?”向一笑惊恐地看着被称为卫瞳的白衣人。

卫瞳面色一动,冷冷地看着向一笑道:“你若是想死得好看一点,就最好别那么多废话。”

向一笑咽了一口口水,强笑道:“烙王的大公主,苏白。”

卫儿一听,顿时明白过来,向一笑说的苏白就是自己。好象自己还是某个王的女儿。不过就这个名字来说没有卫儿好听,苏白这个名字很俗,而且感觉听起来怪怪的。

卫瞳眉头一皱,冷冷地看着向一笑,一张脸却早已经变得苍白。

“想必卫兄不会忘记了当年的夺妻之恨吧?”向一笑只当说到了卫瞳的痛处,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卫瞳当然不会忘记,四年前烙王苏姬迷恋妻子侯氏的美色,强抢豪夺想霸占候氏,妻子宁死不从,咬舌自尽。

数年来,卫瞳带着儿女隐居深山为的就是有一天削下苏姬的人头为冤死的妻子报仇雪恨。

“剑儿,转过身去。”卫瞳冷笑一声,朝着儿子道。

男孩一听,转过身体蹲到卫儿的身前,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没有惨叫声,卫儿只听到一声闷哼和一阵骨头破碎的声音。她知道,黑衣人向一笑的脖子,一定被捏个粉碎。

卫儿惊恐地伸手拉着男孩的手,哽咽着说道:“别杀我。”卫儿到现在还不清楚自己到了一个什么朝代,可以随便就杀人却没有警察来管。

不过也难怪,在这深山老林里,杀一两个人肯定是没人知道的。

“放心吧,没有人会杀你的。”男孩伸手把卫儿搂到怀里,柔声安慰道。

卫儿闭上眼睛,靠在男孩的怀里,一股奇怪的暖流迅速地涌遍全身。刚才的恐惧和不安,在一刹那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迹了。

此时男孩单薄的怀抱,竟是如此的宽大而温暖。

“剑儿,我们走。”卫瞳冷冷地朝着男孩道。

“那她呢?”男孩奇怪地看着父亲,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父亲冰冷的表情。

“卫剑!”卫瞳抬手指着儿的鼻子道:“你在多说一个字,我削了你的耳朵。”

卫剑没有说话,抱着卫儿慢慢地走到卫瞳的身边。卫瞳吃惊地看着儿子,一直以来乖巧听话的儿子,竟然对自己的话置之不理?

“把她放下。”卫瞳的一张脸早已经变得苍白,满脸的杀气只看得卫剑情不自禁的一个冷战。

“如果把她扔在这里,她会被野兽吃掉的。”卫剑低头看了看怀中满脸无辜的卫儿,突然跪到地上道:“父亲,求你救救她吧,不管怎么样,她是无辜的啊。”

一记清脆的耳光落到卫剑的脸上,鼻孔中的血一滴滴落到卫儿的手上。卫儿突然哭了,她伸手捏着卫剑的鼻子,朝着满脸杀气的卫瞳哭道:“你别打他了,我不是什么苏姬的女儿,我也不叫苏白,我叫卫儿。”

卫瞳吃惊地看着卫儿,一个两三岁大的小孩,竟会说出这样的话。

“如果你真的要把她扔在这里,不如现在就杀了她。”卫剑把卫儿托起来,递到父亲的面前。

他知道,父亲不可能对一个三岁的小孩子下手的。

在悬崖上的时候,父亲一听说有个小孩从悬崖上落了下去,就带着自己下来寻找。

一个善良的人,又如何会杀一个无辜的三岁小孩?

“你多大了?”卫瞳突然伸手把卫儿抱到怀里,抬手擦去她脸伤的泪水,柔声问道。

看着怀中的孩子,一股怜悯之情迅速地涌上心头。

自己也有女儿,可能比她稍大两岁,自己的女儿还有父爱,而怀中这个孩子才两三岁大小就被人追杀。

纵然是周烙王有千般不是,也不能将他犯下的罪怪到一个小孩身上啊。

谁都知道深宫如狼窝,这个大凤主也是苦命之人,不过俩三岁就被人追杀。而她的父王呢?

此时很可能花天酒地寻欢作乐,又如何会知道自己的骨肉差一点就命散黄泉?

“二,”卫儿差一点就把二十两个字说了出来,看着卫瞳含泪的眼睛,她鼻子一酸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不怕,告诉我你多大了?”卫瞳微笑着拍了拍苏荀的身体,伸手擦去她小脸上的泪水。

“我不知道。”卫儿努力地想使自己平静下来,可是越是努力就越是感觉委屈,一时间竟哭个不停。

“来,抱着她,把她哄笑。”卫瞳把卫儿递给跪在地上的卫剑道。

“你要答应我不杀她,我才起来。”卫剑倔强地跪在地上,鼻子上的血一滴滴落到地上,他却丝毫没有感觉。

卫瞳没有说话,突然将卫儿抛到空中。

上一章 菜单 下一章
上拉继续阅读
上翻页区
功能呼出区
下翻页区
喜欢本书就加入书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