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你的魂魄呢?》第二章:使者培训(上)
正在加载上一章

自从傅遥瑶确定了差事后,便搬进了由阎罗殿提供的住宅,总算有个属于自己的落脚点了。

通过自己的打听,也知道了出公差一次基本的功德值是十点,而每月的基本薪资是10000冥币,待遇太好了有莫有!

傅遥瑶深深的认为自己之前的霉运就是为了获得这待遇极好的公差。

在正式上任之前,傅遥瑶还要跟随新进的公差们一起学习七天的基本知识和技能,今日就是第一天去一殿阎罗殿偏殿学习的日子,傅遥瑶很早就起来了,由侍者带着去偏殿。

毕竟是自己未来的同事,傅遥瑶还是存着和谐同事关系的心去的,而且最重要的是除了自己,另外十个同事都是万里挑一选出来的鬼才。

那是有真才实学或者天赋的,而自己呢…好像开外挂进来后,外挂失灵,能不能活下来,还得看概率。

傅遥瑶怀着自己的小心思,不一会儿就到了偏殿。走到门口,便看到殿中坐着的十鬼,还以为自己是第一个来的,结果成了最后一个,这落差太大。

自己赶紧走到旁边的椅子坐好。期间,这几鬼的目光也扫向了傅遥瑶,只一瞬便各自收回了。

落座后的傅遥瑶也暗自打量这十鬼,傅遥瑶的目光最先被坐在最左边的穿着一袭黑纱的女子吸引。

这前凸后翘的身段,还有那只堪盈盈一握的纤腰,如雪的肌肤,一头黑发随意披着;那透露着慵懒的坐姿,令傅遥瑶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许是傅遥瑶的目光太热烈,而傅遥瑶正准备欣赏面孔的目光猛然撞上那黑衣女子戏谑的眼光,傅遥瑶呆了呆,准备移开目光。

那黑衣女子却突然邪魅一笑,抬起右手背缓缓拂过唇边,向着傅遥瑶的方向翻背为掌,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这撩妹的动作太直白,傅遥瑶表示自己被撩拨到了。

而穿着蓝色锦衣的男子见着傅遥瑶的痴态和那女子的动作,嘴角抽了抽,想到自己的魅力连个女的也比不过,黑脸,郁卒。

因为傅遥瑶处于放空期,直到指导师傅到来后才回过神,所以除了一眼扫过去发现四个面孔一样的同事和那黑衣女子,其他的倒没印象。

穿着教导师傅专属的灰白袍的祝凌看着这届选拔上来的十个鬼,哦,不,十一个鬼!

感叹一百年又过去了,自己的朋友和徒弟也七七八八的投胎轮回去了,而自己却是一如既往的迎来新同事,送走老同事,自己还是那么一个鬼,一直这样下去。

收回思绪的祝凌朗声说道,“首先,恭喜你们过五关,斩六将,成为阎罗殿这一届的使者,你们的实力和潜力是毋庸置疑的!你们都应该知道,每一届的使者都只有十个,而你们这一届则是出现了上万年才出现的特殊使者。”

“按照惯例,你们十一个鬼是需要经常一起出公差的,为了培养和加强你们的默契和了解,你们介绍一下自己和职位吧!从左边开始。”

祝凌说完便看向最左边,而最左边的黑衣女子则缓缓起身开口:“我叫风蝶,风花雪月的‘风’,招蜂引蝶的‘蝶’,是这一届的勾魂使,希望今后和各位亲密相处。”

说完便轻轻行了一礼,便缓步返回坐下,撩人的声音又引得傅遥瑶一阵脸红,哇哦,女神偶像的魅力,果然是勾魂使。

接着旁边蓝色锦衣的男子便起身含着笑容介绍“我叫青染,青青子衿的‘青’,纤尘不染的‘染’,是这一届的销魂使,希望以后和各位愉快合作!”抱拳行了一礼便坐了回去。

傅遥瑶趁着介绍仔细打量了青染,这鬼界的鬼可真勾人,一个勾魂使便美得让同性心动,而这销魂使,也无愧其名,一袭蓝色锦衣,墨发用玉簪束起;剑眉星目,鬓如刀裁,英挺的鼻梁,还有那充满诱惑的薄唇,长身玉立,衣袂和墨发飘飘逸逸。

傅遥瑶还没回神的时候,一身穿墨色锦衣的浑身散发着冷漠气息的男子便起身开始介绍了,“我叫溟一,北溟有鱼的‘溟’,数字‘一’,是这一届的追魂使,以后,请多指教。”

抱拳行了一礼便回坐了,傅遥瑶虽然承认这个溟一虽然长得也帅有型,五官棱角分明,身材标准,但周身的气息过于冷酷了,不敢靠近。

“我叫木易。木头的‘木’,容易的‘易’,是这一届的锁魂使,我比较笨,希望以后大家以后不要嫌弃我!”

穿着青衣的男子说完还挠挠后脑勺憨厚一笑,引得众人善意的笑了笑,抱拳行礼便下去了。

傅遥瑶见着这么朴实憨厚的木易亲切感顿生,还特意冲着木易一笑……这是找到同类,胜利会师的节奏啊!

接下来便是那四胞胎的介绍,大哥念安,勾魄使;二哥念居,销魄使;三妹念乐,追魄使;四弟念业,锁魄使;安居乐业,想到四胞胎父母的美好祝愿,傅遥瑶也心生羡慕。

这四胞胎的父母也是厉害,生出这样有才有貌的孩子,也算人生赢家了。

而接下来一身劲装的女子起身便抱拳道:“我叫岐悦,岐山的‘岐’,愉悦的‘悦’,是这一届的渡劫使,希望和大家合作愉快,匡扶正义!”

英气的长相,比一般女鬼高一个头的身高,让傅遥瑶立马知道岐悦豪爽正义的性格了,而岐悦也是说完便豪迈的回去坐下了。

而此时旁边的黑衣男子起身“我叫临桀,兵临城下的‘临’,桀骜不驯的‘桀’,是这一届的牵引使,希望今后和大家通力合作。”

好比金属质感没有感情的声音,加上临桀一脸阴沉的表情,让傅遥瑶觉得临桀比冷酷的溟一更难接近。

随着临桀的回座,傅遥瑶也起身道:“我叫傅遥瑶,师傅的‘傅’,遥远的‘遥’,瑶池的‘瑶’,是这一届,呃…人间上下五千年特使,希望以后和大家工作愉快!”

行了一礼便坐回位置的傅遥瑶觉得自己的职位名称别扭,人间上下五千年特使……这名头,怎么有种山寨的感觉,而其余十人呢,因为傅遥瑶的职位也好奇的多看了傅遥瑶几眼。

祝凌看着介绍完毕的几人,只几人性格鲜明,随即说道:“大家也相互认识了,下面我来介绍你们各自的工作内容,你们十一人是我们一殿阎罗殿千挑万选出来的,和底层到处勾魂的黑白无常不同,你们出公差一般都是黑白无常没有能力解决的问题。”

“勾魂、魄使是主要负责勾走那些本该离世的,却因为眷念人间用邪门歪道续命的魂魄。”

“销魂、魄使则是主要负责销灭那些作恶多端的恶鬼,让它们魂飞魄散的工作。”

“追魂、魄使则负责追回那些因为各种原因四处飘散不肯归位的魂魄。”

“锁魂、魄使主要负责那些被判处监禁紧闭的却逃窜的魂魄。”

“渡劫使则是主要负责帮助那些功德圆满的魂魄渡劫成仙的。”

“牵引使主要负责那些失忆迷茫被迷惑的魂魄引回正道。而………”

祝凌看了一眼傅遥瑶,“人间上下五千年特使是万年一出的职位,具有随意穿越时空界面的能力,除了配合本届使者完成公差之外,还要选择性接手其他使者的难以完成的公差。”

祝凌说完,其余十人皆对傅遥瑶投去了各异的眼神,心里大多是对傅遥瑶能力的好奇。

傅遥瑶表面一脸浅笑,其实心里默默吐槽自己的职位工作是如此的清新脱俗,呵呵….有危险有困难就要我顶上的节奏,自己这是要玩完了?

祝凌无视底下的目光继续说道:“另外需要特别注意的是,由于任务的复杂性,很多时候你们都需要联合出使任务,合作和默契是必不可少的。”

“下面我要讲一些工作的常识性规定,大家必须谨记!”祝凌语气陡然拔高,引得几人皆专心听着接下来的规定。

“公差第一条规定:对待任何公差,不得带有个人感情强行改变魂魄的命格。”

祝凌停顿了一下,解释道,“或许你们不知道这其中的重要性,拿你们的一个勾魂师姐来说,由于她同情那个被丈夫和娘家害死夺财的魂魄,帮助其重生,改变了魂魄的命格。”

“那魂魄逆天改命后,搅得人间不宁,引发人间战争,使得一殿阎罗殿例外魂魄暴增,严重破坏一殿阎罗殿的秩序,而你们那师姐自己也堕入万劫不复的境地,直接被判处魂飞烟灭了。”

“所以,你们出公差时必须谨记!不得改变魂魄命格,不得影响人间正常秩序!”

祝凌的一番话让傅遥瑶想起了前世那些穿越文和重生文,呃….原来逆天改命会让鬼界失衡啊,居然还是大忌,长知识了。

“公差第二条规定:拒绝公差路上的诱惑!”

祝凌随即补充道,“你们出的公差一般是一些具有一定法力或者法力高强的魂魄,往往会在你们出差途中幻化出一些诱惑引诱你们,耽搁公差或者直接重伤你们,增加它们的修为。”

“曾经你们有个师兄在公差的路上迷恋上那魂魄幻化的乡下淳朴小姑娘,使得自己堕入邪道,被七殿阎罗王直接丢入炼狱永生永世接受淬炼。也是一个悲剧啊!”

祝凌看着几个无动于衷的女使者,叹口气“你以为除了魂魄刻意为之,没有其他诱惑了么?”

“前几届有好些你们的师姐,有的因为观看人间的戏曲,有的因为眼馋人间的美食,有的因为留恋人间的胭脂水粉,耽搁了公差时间,直接被开除出阎罗殿,罚了上万点功德值!”

祝凌这么一说,傅遥瑶和风蝶、念乐颇有默契的相互看看。

“公差第三条规定:禁止公差人员恋爱!”

祝凌看了看容貌出众的这一届的众鬼,语重心长的说:“或许你们不知道公差人员恋爱的危险性,也拿你们的前辈来说:有一届的锁魂、魄使恋爱后,在一次共同出公差时只顾花前月下,相约去看花灯,直接把任务忘了,让那恶鬼有时间修得鬼法,令人间遭到大祸,枉死一大片。”

“这让阎罗王直接下令禁止公差人员恋爱,而在此之后,有的公差人员偷偷恋爱,甚至为了公开恋情直接辞职,一度造成阎罗殿公差人员紧缺!所以,禁止公差人员谈恋爱!”众鬼:……

“公差第四条规定:禁止公差人员内斗!”

祝凌立马补充道,“这个内斗的危害,想必大家读能想象,影响面也颇广,所以,不用举例大家都能知道的。”……

经过祝凌几个时辰的常识性公差规定的普及,傅遥瑶等新进使者对阎罗殿当差的忌讳都有了一定了解。

知识普及结束后,几个使者也是各自回了住处,傅遥瑶的住处与风蝶的住处在一个方向也相隔不远,倒是结伴而回。

在途中,傅遥瑶又被风蝶狠狠的撩拨了一把,呵呵….直接让傅遥瑶升级成了风蝶的迷妹了。

回了住处躺在床上的傅遥瑶开始思索自己日后的生活和工作了,想到自己混进公差行列,而自己的能力又堪忧,却因为特使的职务,还得哪儿危险去哪儿。

烦躁的抓抓自己的头发,在床上郁闷的翻滚几圈,想到还有几个大腿可抱,心里稍稍的轻松了。想好暂时应对之策的傅遥瑶便安心的睡去了……

上一章 菜单 下一章
上拉继续阅读
上翻页区
功能呼出区
下翻页区
喜欢本书就加入书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