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女神之旅》第二章宗族与贱戚
正在加载上一章

复习了整整一个下午,眼看太阳已经西落,伊萝收拾好复习的资料,准备去饭厅吃饭。

虽然她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但是回到现实中,依然要吃要住。

奥尔兰古堡非常宏大,简直就是一座城中之城,伊萝的家在古堡的东南面,也就是旁系子弟们居住的地方。这里如同一片小的村庄,居民是由一个个的小家庭组成,长辈一般担任着一些古堡底层的管理工作,未成年的子女大多也在读书。

这些人在古堡内有吃有住,待遇自然比奴仆要好上很多。在宗族的面前他们是奴仆,但在奴仆的面前又是掌管者,因此这些人大多非常的势力。伊萝也因为父母的死受到族人的冷落,所以一直都独来独往,没什么朋友。

至于正院,并不在古堡之内,而是设立在奥尔兰教堂北侧。

那是真正的贵族居住的地方,伊萝从出生到现在,除了必要的礼拜,就没去过教堂……

冬季太阳落得早,路上还未打扫干净的积雪让人感觉有些寒冷。伊萝紧了紧身上的旧袍,穿过了半里多路,来到了饭厅。不论有什么宏大理想,吃饭依然是最为重要的,尤其今天是元旦,上至宗族,下到奴仆,都会享受加餐的待遇。

伊萝捧着自己带着的小食盒,走到高大的饭厅前不远,就已经闻到了扑鼻而来的阵阵肉香。

“爸爸,妈妈,坐这里!……”

“不要乱跑,小心被碗烫到!……”

伊萝下意识的避过了几个乱跑的孩子。

此时厨房开了饭,家长们带着自己的子女三三两两占了座,在饭厅里说说笑笑。饭厅很大,屋顶悬挂着一盏盏的油灯,光线虽不明亮,气氛却很是热烈。虽然旁系子弟的厨房一般都是大锅煮的饭菜,但揭开一个个的盖子,在大冬天里热气蒸腾,倒也让人感觉到温暖。

烤面包,炖土豆,肉粥,熏火腿,还有水果……元旦的菜色的确比平时要丰盛许多。

有钱,有身份的家长更是单独给自己的孩子叫上小菜,买更好的汤和点心,麦酒,然后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坐在一张饭桌上享受晚餐。

饭厅里的奴仆,对这些人也格外的殷勤许多。

伊萝拿着自己的小食盒,目光避开了其他餐桌上的人,准备打上一份带回房间里再去吃。她在很的小时候,也有父母带她一起到这里吃饭,给她花钱加餐,不过这种生活在她七岁那年就不存在了。因此伊萝不太喜欢饭厅里热闹的气氛。

“喂!别把肉都叉走了,别人还吃不吃?”伊萝在食案前打着饭,掌勺的大娘正用毛巾擦着手,看见伊萝往食盒里叉了几片火腿,居然眼急手快的就用勺子敲了过去!伊萝叉子上的火腿一下又落回了菜盆子里,让她忍不住望向了这个掌勺大娘。

掌勺大娘也不甘示弱的望向伊萝!

虽然伊萝也算是旁系子弟的小姐,但现在孤身一人,没有父母依靠,所以根本没有人把她放在眼里。伊萝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又举起了叉子,不想掌勺大娘居然重新伸过勺子拦住了她,口里还说道:“罪人的种,也有资格在公爵古堡里吃饭?”

“你放肆!”伊萝突然抬起了头,一声不轻不重的怒喝,把掌勺大娘吓了一跳!她的老公连忙凑了过来,拦在了伊萝的面前,一脸不悦地说道:“你这丫头,干什么呢?你真以为自己是小姐,敢对长辈无礼?”

“我就算不是古堡的人,也是公立学院的学员,更是光明教堂唱诗班的人!你们敢亵渎光明教堂的成员,信不信我向教堂的神甫控告你们!”伊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让这对厨子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她虽然在古堡中没有地位,不过在公立学院上学,成绩优异,一直受到学院老师的褒奖。

亵渎光明教堂的成员,轻的也会有牢狱之灾,严重的会判处火刑!早在两千年前,著名的哲学家苏拉底就是因为藐视教堂的使者,在圣都被烧死的。这对厨子才发现这个小姐并不是好欺侮的人,连忙老实了下来:“伊萝小姐,对不起……”

伊萝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随便打了点饭菜就离开了。

“亏我爸妈在世的时候,没少照顾这个老太婆。人都是这么势力的么?好在我一直努力生活,并非没有一点社会地位,不然连这些奴仆都会爬到我的头上。”伊萝打完了饭,盖上自己的小食盒,心里忍不住叹息了一下。

同时她也意识到,自己虽然弱小,但占据了一定的社会地位之后,也能够合理的利用神权,保护自己不受侵害。

“刚才我的举动,就是利用了苏拉底所说的神格论,维护了自己的正当权益。不过这样的力量,并不是王道,如果对方的权势在我之上,神格的正义就不存在了!正如柏勒图也说过,在绝对的力量和权势面前,正直的神都会被污蔑成邪神。我想要真正保护自己,维护正理,还是需要拥有力量才行。”

离开了饭厅之后,伊萝用旧袍的衣角裹着食盒朝家里走去,心中揣摩着自己学到的知识。对于考入灵师学院,成为真正的灵师获得力量,更加的渴望了。毕竟,她今年还不到十五岁,还有很大的希望改变自己。

伊萝学业超前,国小的时候连升了两个年级,因此现在还不到十五岁,就已经到了国中毕业班。而同年级的学生,最小的都有十六岁了。

这片大陆,叫做雅迦达大陆,大陆上一般的贵族子弟,或者家境富裕的平民,六岁的孩子就会到国小上学,学制五年。之后升入国中,学制依然是五年,毕业之后一般都到了十六岁。这在大陆上已经属于成年人。

想继续深造文化课程的学生,可以考入高等院校,毕业之后就有进入政府机构工作的机会。

奥尔兰大公爵府中,一些品学优秀的旁系子弟都会进入高等院校深造,最终脱离这个等级森严的古堡,过上平静,却自由的生活。这也是伊萝所向往的生活。

但大陆上还有一种高等院校,是最让人向往的强者的摇篮,这就是“灵师学院”。

灵师,不一定是贵族,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强大的灵师比贵族地位更加超然。灵师是大陆的守护者,也是各大帝国,王国,公国的依仗。伊萝读到的历史课本中,教会力量核心的组成部分就是灵师,当年浴血奋战,打退魔灵的也是灵师。

第一任的奥尔兰大公爵,就是一位强大的灵师,也是因战功才得到如此的荣誉。

但想要成为一名灵师,普通人是没有这个机会的。因为如何向这个职业迈进,怎样修炼,有什么功法,这些秘辛都掌握在各个国家或者家族势力的手中。就是伊萝的父亲伊坤,作为公爵府的旁系长老,他都没有修炼的资格。

因此大家族中一些血亲疏远的旁系子弟,如果想得到成为灵师的机会,一般都会对着家主或长老摇尾乞怜,企图得到恩赏。要么就只能像伊萝这样,通过院校的考试得到招生的名额,上正规的灵师学院。

伊萝由于父母的原因,她就是对家主和长老卑躬屈膝,也不可能得到什么机会。更何况她的性格,不善长阿谀奉承,这一点和她的父亲伊坤倒是很相似。父母的死让伊萝看清了这个世界,没有力量的人是什么样的下场,因此她必须拟定自己要走的路……

不知不觉间,伊萝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前。刚刚打开房门,这时一位穿着棉皮劲装,身材挺拔的老年人从房边走了过来,上前叫住了她。

“请问,你是不是伊萝小姐?”

“嗯?这座古堡内,居然有人对我用敬语?”伊萝愣了一下,随后抬头看见了对方的打扮,顿时心中一惊。

“这是宗族的人!”

面前的这位老人,的确让伊萝感到吃惊。因为他不仅衣着华贵,而且他的左胸部位佩戴着一枚小小的火焰徽章,这是古堡正院的人才有资格佩戴的徽章。虽然从他的打扮上来看,这位老人只是正院的一位仆从,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身份比旁系的某些子弟都要尊贵。

起码比伊萝这样的人要尊贵许多。

“我是伊萝,请问您是?……”伊萝定下了心神,礼貌的回答了一句,态度上不卑不亢。

老人微微欠了欠身,说道:“老朽是宗族四少爷伊祯的护卫,名叫乔纳德。听说伊萝小姐这次大考成绩优异,少爷特地让我来道贺一声,顺便请你帮一个小忙。”老人的态度同样平易近人,反而不像旁院的那些仆从,对伊萝趾高气昂。

“乔纳德伯伯不要客气。只是四少爷乃是宗族子弟,必然优秀异常,他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帮得上忙?”伊萝站在冰天雪地里,感到有些冷,下意识的呵了一下自己的手。而这位乔纳德老人却并不畏惧寒冷的样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

“四少爷这次寒假,讲师布置了几道困难的习题。四少爷为此有些困扰,想请你看一看。”

“习题?”伊萝伸出有些发凉的手指,接过了那张纸片,借着有些昏暗的光亮,看见上面原来是几道数学函数题。“四少爷的主修课程,应该是灵师的修炼吧,怎么也会纠结这些文化课程?好在这点小忙我帮得上,若是换了别的事,我就无能为力了。”

在伊萝看来,文化课程的考试只是让人向上攀登的阶梯。而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宗族子弟,应该直接励志于灵师的修行,而不应该关注这些旁枝末节。

乔纳德老人笑道:“理论上是这样,但是宗族子弟的竞争也是相当激烈的。四少爷同样励志想考上国立的灵师学院,学到更多更好的功法,回到家族中贡献给宗亲。当然你不会懂这其中的道理。”顿了顿,乔纳德老人说道:“不知道你明天能不能回复题目的答案?”

伊萝说道:“四少爷一定在等着您回复,就不用等到明天了。我现在就写上吧。”她说完之后,回到房间里取出了一枝羽毛笔,又在一个小墨瓶里醮上墨水,略加思索,便在第一题的函数上划出了两条辅助线。后面的两题也写上了几个简单的字母和公式后,恭敬的还给了乔纳德老人。

“这……”乔纳德老人毕竟是个仆人,不太看得懂她勾划的什么东西。

“放心吧,四少爷如果真是励志要参加国考的人,以他的水平应该能恍然大悟的。”伊萝微微笑了笑,礼貌的告别了乔纳德老人,裹着自己的小食盒进屋去了。对于曾经受过高等教育,参加过无数次题海大考的伊萝来说,国中的数学根本难不倒她。

天已经渐渐黑下来了。乔纳德老人苦笑了一下,收起了那张习题纸,向着正院的方向折返而回。

上一章 菜单 下一章
上拉继续阅读
上翻页区
功能呼出区
下翻页区
喜欢本书就加入书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