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女神之旅》第四章赠笔
正在加载上一章

不过伊萝此时已经平复下了自己的心情,对着乔纳德老人礼貌地说道:“谢谢您,乔纳德伯伯,也转达我对四少爷的感谢。他的心意我全部收下了,但是礼物我只收下一支灵羽笔就足够了。我们是以学院的同学身份作为交流的,请您也帮我把我的这支笔,和这些礼物一同送还给四少爷,相信他会见谅的。”

伊萝说着,在乔纳德惊讶的目光下,取过了一只精美的灵羽笔,放到了自己的书桌上;之后又取下了一支自己的鹅毛笔回赠到了乔纳德老人的手上。

“我明白了,我一定把您的话回复给四少爷。祝您晚安,伊萝小姐!”乔纳德老人终于动容了,恭敬的将她的鹅毛笔收在了自己劲装表袋上,说话时已经完全用了敬语。然后他又收起了带来的礼物,重新装入了灵导柜里,最后抽出了钥匙。

灵导柜在一片淡淡的光芒中,缩回到了那把轻巧的小锁,收进了老人的口袋里。

“也祝您晚安,乔纳德伯伯。”伊萝礼貌的为他打开了门,送老人离开了自己的家。

门外的冷风吹到了屋里,伊萝再次缩了缩自己的脖子,回想着刚才那一大笔的财富,心里也不由得可惜。她并不是那种视金钱如粪土的圣人,更何况这些东西是她迫切需要的,但伊萝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拿。

人必需先有自尊,才能够把改变自己的信念坚持下去。想要不成为乞丐,就不要伸第一次手。

如果今天拿了这些东西,接受了正院少爷的施舍,那人在潜意识里就真的成为了奴仆,一辈子都摆脱不掉这个阴影。毕竟她的父母,就是这样被冤屈致死的。

当然,伊萝也不是那种仇富,偏激的人,把别人的好心当驴肝肺,拒之门外。而是以平等的地位,作为不同学院的同学,收下了对方的文具,回赠了一件文具。

“这只笔,我收藏起来就好,用就不必了。我要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堂堂正正的为父母平反。”伊萝重新坐在了书桌前,望着桌上的蜡灯。“虽然新年是光明之神的节日,但对我来说却是父母的祭日。看雪已经停了,我明天就去陵园为父母扫墓,这种事情是不能耽误的。”

伊萝的父母,葬在城郊的犯民陵园之内。那里一般是国家的叛徒,强盗,罪犯被处决之后才埋葬的地方,连平民都不如,也极少有人去扫墓,礼拜。

不过伊萝丝毫不会感到耻辱。哪怕父母是真的坏人,也是生养她的双亲。

……

“什么,伊萝小姐只留下了一支笔,而且回赠了我一支笔?”晚上,公爵府正院居室,一座华贵的单独小楼之内。

四少爷伊祯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看见乔纳德拿回了灵导器,有些诧异的接过了那只鹅毛笔。这是一只非常普通的笔,价值最多也就是几个铜币,而且看它的做工极有可能是伊萝自己削的,上面还做了一个笔帽。

伊祯轻轻拉下了笔帽,发现这支笔还没有用过,于是又仔细的将笔帽套了上去。

“少爷,这位小姐好像和其他的那些旁系子弟不太一样。她听说能够当您的陪读,也没有表示什么。”

伊祯回过了神,将这只羽毛笔放进了自己的文具盒里,却说道:“这件事情,是我唐突了。或许对别人来说,进入正院工作是非常难得的机会,但伊萝小姐并不是这样的人……我倒是想亲眼去看看她,只可惜不想惹出什么风言风雨,以后再说吧。”

伊氏公爵的后代,传承了数百年,说是宗族子弟,实际上很多人已经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了。不少外院的子弟为了谋求发展,舍身相许也是常有的事情;伊祯并不是那种花花大少,自然要在这方面僻嫌,免得惹人议论。

“今天的事情,辛苦您了。您去休息吧,乔纳德伯伯,我也准备修炼了。”

“少爷,您又准备修炼一整个晚上?”乔纳德有些惊讶。

伊祯说道:“宗族的竞争太激烈了,大表哥早在去年就已经再次突破到了第六阶,成为了战灵王,更是从帝国灵师学院毕业!我虽然无意于竞争家主之位,但必须为自己身边的亲人争取权利和地位,不能让他们没落。所以,只有夜以继日的追逐了。”

伊祯说这话的时候,神色肃穆了许多,显露出了一丝超出年龄的决断。

因为新秀中最强的人,并不是他,而是家主的大儿子伊棠!伊棠今年二十五岁,据说已经突破到了第六阶,开始向着七阶迈进了。战灵师一旦突破到了七阶,成为了战灵帝,那就完全是另外一个概念。

年龄,并不能成为伊祯不如他的借口!他相信自己有迎头赶上的可能,因为战灵师的修炼越往后就越艰难,哪怕是天才,从六阶到七阶可能都要许多年。

“知道了,相信您很快就能够跨出这至关重要的一步。”乔纳德点了点头,礼貌的退出了房间。

“还差最后一点了,希望能够在这次寒假一举成功。”

之后伊祯也关上了长明灯,房间没入了一片黑暗。他收起了心神,盘膝坐在了床上,双手结出了一个奇异的手印,整个人缓缓沉寂了下去。渐渐的,渐渐的,随着伊祯轻微而有节奏的呼吸,身上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层奇妙的光晕波动。每波动一个循环,光晕的力量就会增强一分,与他的身体融合……

……

“雪终于停了啊,今天是出门的好天气。”

次日一早,伊萝起了床,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去饭厅吃了早饭,便悄然出了这座古堡,穿过街市,向着城外的犯民陵墓区而去。

新年的街市之中是非常繁华的,但奥尔兰主城之外却比平常显得更加的冷清。一路之上,寒风呼哮,偶尔卷起路上未尽的积雪,让伊萝不时的用围巾捂住脸。等走到犯民陵园之后,她的脸已经吹得有些发红,手也几乎快要冻僵。

白芒芒的陵园之上,深深的积雪中矗立着高矮不一的墓碑,大多都几乎被雪掩埋。伊萝趟着雪,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进了陵墓之中,很快就找到了父母坟茔的所在。她仔细的扫开了积雪,露出了一座孤零零的小坟,之后跪在坟前做了礼拜,摆上了一个小小的花环。

这座坟茔里的夫妇,在她小时候还是一对纯朴,善良的父母,而如今却只剩下了两盒骨灰。

“爸妈,你们暂且在这里受点委屈。在我有生之年,一定为你们平反昭雪,用雅迦达大陆最高规格的国礼将你们迁葬。”伊萝相信,只要自己拥有了至高无上的力量和权势,一定能够为父母洗涮掉这个不白之冤。

虽然这个愿望非常的遥远,但伊萝不会放弃。

做好了祭祀之后,伊萝裹了裹自己的外套,依依不舍的准备离开。但在这个时候,居然又有几个人趟进了漫是积雪的陵园之中,在伊萝身边的不远处打扫着另一座坟茔。伊萝心中一动,不知道在这犯民陵园之中,居然也有人为他们的亲人或朋友扫墓?并没有打扰别人,伊萝小心的避开了对方,向着陵园外面走去。

但走了不多久,她隐约听到有斧凿的声音传了出来!回头看了一眼,那几个人影居然在挖坟墓。

“嗯,居然挖掘坟墓,难道是盗墓贼?但是盗墓贼怎么会在大白天做事,而且这种犯民陵园之中,根本没有什么宝贝可偷。这些人是什么人?”伊萝听到声响,不由得停住了脚。虽然她没有能力去管盗墓贼的事情,但她父母的坟刚刚打扫过,暴露在外,若是被人挖了,那可是后悔都来不及。

眼看那些人已经挖开了一座老坟,伊萝半步都没有敢离开这座陵园,死死的盯着父母坟墓的位置。

果然,那几个人影在取出一个骨灰匣子之后,很快发现了暴露在外的伊坤夫妇的坟茔,向着那边就趟了过去!

“这些人,居然偷骨灰?”伊萝的身上,在这寒天冷冻之间,已经冒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这些人身材并不高大,但刚才挖坟的时候劲头十足,明显不是普通的百姓;加上手上有锹,斧,锄头这些器具。别说是一个伊萝,就是十个她,也拦不住其中任何一个壮汉。

“可恶,如果我是灵师……”

伊萝咬了咬牙,顿时挺直了自己的身体。“说什么也不能让父母的坟茔被人糟蹋,我要过去引开那些人,任何代价我愿意付出!爸妈生养了我一条命,我理应回报给他们,只可惜为他们平反的愿望要等到来世才能实现了。”

很快,伊萝迈开了步子,从容的回到了父母的坟茔之前,那些人正好被她拦住了去路。

“嗯?小丫头,你干什么!快让开。”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在斗蓬下发出了沙哑的声音。

“对不起,今天是我父母的祭日,我刚刚为他们扫了墓。这里今天拒绝外人的打拢,请诸位见谅。”伊萝的身体在寒风中有些发抖,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害怕。不过面对这些披着斗蓬,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大汉,她还是露出了坦然的神色。

“这是你父母的墓地?”那个壮汉又发出了沙哑的声音。伊萝回答道:“是的,这里刚刚做过礼拜,拒绝旁人靠近。请你们离开!”她说完后,瞪起眼睛,狠狠的望了过去。

“要是我们不呢?”壮汉在斗蓬之下发出了几声沙哑的笑声,旁边的两个同伙也跟着笑了起来。“大哥,没有想到这次办完事,居然送上这么俊俏的小丫头上门。既然她是来扫墓的,咱们就在她父母面前暖和暖和?”

他说完之后,三个壮汉都笑了起来。伊萝捏了捏自己细小的拳头,顿时也感到了一股绝望。

她真的已经尽力了。

“好,那咱们上!”为首的那个壮汉笑了一声,就向着伊萝慢慢的走了过来,好像盯上了一只绵羊的恶狼一般。但他刚刚走了两步,整个人就停在了冰雪之中,一动也不动了。

“大哥?”后面的两个壮汉愣了一下,随后猛然叫道:“不好,竟然是他们!”两人说完之后,居然都不敢再顾上他们的大哥和伊萝,掉头就向着两个不同的方向跑去。

但是很快,这两个人的身体也停住了!过不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三个壮汉的身上竟然都结起了冰渣,好像三座冰雕一般。伊萝这个时候也终于回过了心神,一下坐在了雪地之上,大口的喘着气,脑子里一片空白。

可就在这个时候,伊萝身边的不远处,一个雪堆里居然又冒起了一个人影!只是伊萝此时已经没有害怕的体力了,而是吃惊的望着这个身高只有四尺,但面容明显是一个中年男人的人。他很像一个侏儒,但从他壮硕的体格来看,却并不是普通的侏儒。

“矮人?”

上一章 菜单 下一章
上拉继续阅读
上翻页区
功能呼出区
下翻页区
喜欢本书就加入书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