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红唇》第4章那小叔以后会罩我么?

“怎么?小叔这是舍不得我走吗?”池鸢微微挑眉道。

“你就这副德行去赴宴吗?”霍寒辞冷哼一声说道。

池鸢听后一愣,也是,她这副狼狈的样子,去了也只会受气,索性直接靠在他怀里。

“回壹号院。”

京城壹号院,是霍寒辞住的地方。

看来他也不打算去赴宴了,尽管他是这次宴会的主角。

霍寒辞低头看她,眼色阴晴不定,像凛冬的雪。

“怎么又不走了?”

“小叔这话说的,死人又怎么会走路。”

“......”

扳回一局。

池鸢心满意足的坐回去,也不在意是不是弄湿了他的西装。

去壹号院的路上,两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说话。

池鸢清楚,霍寒辞这么对她,并不是因为怜惜或者心动。

他站在食物链顶端,十七岁那年就在虎狼环伺的华尔街打响了名气,一手促成当年最大的企业并购案。

那场影响了大半个世界的商业饕餮盛宴,由他一手策划。

他的成名,是踩在万千枯骨之上,这样的男人,本就没有心。

池鸢觉得冷,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一块干净的毯子扔了过来,她抬头望去,发现他单手在膝盖上的文件批阅着,并未给她眼神。

“小叔,谢谢啦。”

接过后,她擦拭着还在滴水的头发。

壹号院大门就在前方,两扇铁门缓缓拉开。

饶是见过了大场面,池鸢还是被里面的造景吸引。

汽车最后在别墅门口停下,前排的简洲下车,恭敬打开了车门。

池鸢被外面的冷风一吹,冷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小跑着跟上霍寒辞,忍不住得意,“小叔,我是不是第一个踏入这里的女人?”

清隽的背影停下,池鸢一下撞了上去。

他的眼里有着几分笑意,指了指不远处还在修剪枝条的女佣人,“不是。”

“那我总该是第一个爬床成功的女人吧?”

下巴被人桎梏,她被迫仰头。

对上霍寒辞的眼神时,池鸢没来由的有些慌。

这场游戏是她要开始的,可什么时候结束,却不是她说了算。

“是。”

回答的很坦荡。

池鸢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大脑骤然触礁,短暂抛锚。

等回神时,男人已经走远。

她深吸一口气,咬了咬唇。

又跟上去,没心没肺问道:“那小叔以后会罩我么?”

已经进入别墅大厅,他单手扯着脖子间的领带,那串佛珠黑得晃眼。

“看你表现。”

这是要和她长期保持关系的意思了。

池鸢想到霍明朝,那点微末的后悔顿时消失。

霍明朝觉得她无趣,霍明朝的妈妈说她有分寸,池家人以为她乖巧。

但他们都错了,她是个疯子。

“小叔放心,我一定好好伺候您。”

霍寒辞挑眉,漆黑的瞳孔里全是淡漠。

上翻页区
功能呼出区
下翻页区
喜欢本书就加入书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