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咎由自取》第二章 电梯内

看着弟弟尖锐又羞辱的回复,林霜嘴唇紧抿,她在键盘上飞快打下几行字,可始终没有点击发送。

直到半晌,她到底还是把那段话删了,然后重新缓缓得打下两个字:

“收下。”

下一秒,微信提示转账被接收。

而江斯以也再没有给她回过任何信息。

林霜扔下手机,无力得拢了拢长发,转身去浴室里洗了个凉水澡。

然后才重新穿戴整齐,从套房慢慢走了出去。

电梯到了十三楼的时候被停下,从里头进来了几个光鲜亮丽的人。

三男两女,站在最中间的赫然就是路放,脸色冷漠,而站在他旁边的是今天的女主角邬容容。

邬容容是路放的一个追求者。

邬家和路家有些业务往来,所以邬容容生日,路放的父母就逮着路放来参加她的生日宴。

邬容容长得甜美娇艳,她今天生日,穿着一条紫色高定礼裙,裙摆闪着淡淡微光,特别漂亮。

林霜不知道会在电梯里遇到他们,她下意识往电梯角落靠了靠,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路放自然也看到她了,可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故意的,他走进来时竟然故意站在了她的旁边,和她挨得很近。

邬容容有些不开心得瞥了角落里的女人。

这女人长得还行,穿着黑色的紧身裙,勾勒出姣好的身形,披散着半干的头发,身上还带着一股沐浴后的香气。

看上去就不像是什么好货色。

她瞪了林霜一眼,就要去拉路放的手,可路放却不为所动,根本不理她。

路放站得离她太近,以至于让林霜浑身都忍不住紧绷。

而突然之间,电梯竟然猛的黑了灯,吓得电梯内的众人一阵慌张。

邬容容更是忍不住尖叫起来:“真是的,怎么搞的啦?”

她一边尖叫,一边下意识想抱住身侧的男人,可没想到她竟摸了个空。

黑暗里,林霜却突然被人整个笼罩住,有一只手顺着她的裙摆就滑上了她的大腿,让她浑身紧绷不敢乱动。

是路放。

他的指腹很粗糙,是从小练琴留下的,她很清楚。

林霜的心脏砰砰跳得很快,可她却听到路放一声似有若无的低笑声。

邬容容还在一旁说着什么,可她什么都听不到了。

路放的动作在黑暗里有些放肆,林霜不敢放出任何声音,只有咬紧牙关,任由路放肆意妄为。

他一直都这样,从来就没有把她当人。

最多,也就是一件漂亮的玩具罢了。既然是玩具,就不需要尊严。

很快的,灯突然又亮了。

邬容容猛得扫向路放,可他分明还是站在原地,仿佛根本没有变过。

而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却脸色透着一丝不正常的红,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凌乱。

邬容容注意到这点后,她的脸色忍不住有些扭曲。

又是一个想要勾/引路放的贱女人!

林霜自然也感受到了邬容容的敌意目光,她干脆将目光对上她,还对她露出一个极度妩媚的笑意。

邬容容差点被林霜挑衅的眼神气到爆炸。

林霜根本不理会她,反而慢条斯理得从贴身包包里拿出一包纸巾。

她把纸巾递给路放,轻笑:“这位先生,刚洗了手吗?挺湿的,拿着擦一擦。”

路放眯起一双凤眼,瞥了眼林霜白皙手指上夹着的纸巾,眸光逐渐发暗。

这女人真够骚的。

他缓缓接过纸巾,似笑非笑:“是挺湿的。”

然后手指在纸巾上缓慢摩挲,莫名色气。

电梯内的众人全都不敢说话,毕竟谁都能看出邬容容的脸色已经快到发疯边缘。

幸好就在这时,电梯‘叮’的一声,一楼终于到了。

众人纷纷松了口气,陆续朝着电梯外走去。

林霜非常有礼貌得等他们都离开了,她才慢条斯理得缓缓走出电梯。

只是已经走在前头的邬容容又侧过头来,深深得看了眼林霜。这眼神包含着阴冷和妒意,极其不友好。

林霜大大方方回了她一个笑意,便不理她,径直朝着前台而去。

邬容容双手紧捏,忍不住又看向路放,撒娇道:“阿放,刚才那个女的你认识吗?”

路放冷声:“不认识。”

邬容容还想再说,可路放冷冷丢下一句‘还要办公’,也大步走了,再不看身后的邬容容一眼。

上翻页区
功能呼出区
下翻页区
喜欢本书就加入书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