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咎由自取》第三章 虚伪得恶心

算起来,林霜攀上路放,已经足足两年了。

当时是她最无助的时候,父亲死了之后家里房子被银行收了抵债,弟弟在画室的学费高昂,还有家里的巨额欠款……

那时候,她一度要被逼到郁抑症发作。

鬼使神差的,她拨通了十三年前的那个电话号码。

没想到电话竟然接通了,路放的声音多了几分成熟,可她还是马上听出来是他。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带上了一层娇软:“路放,你总说我的气质和苏玲妃有点像,可苏玲妃走了这么多年也不回来,你要不要试一试我?”

她只知道这个家需要她,弟弟需要她,欠款需要她。

路放的笑声在电话里低低传来,他的声音透着傲慢和一丝鄙夷:“行啊,所以你打算怎么卖?”

从那一通电话之后,她正式成为路放见不得光的情/人。

林霜在大堂厕所换回自己先前寄放在前台的工作制服,一边想着往事,一边面无表情地离开酒店。

这几天路放的心情不太好,所以找她的频率有些频繁,已经连续三天每天叫她。

等到第二天下午,林霜刚刚午休结束回到自己的工位,没多久就收到了两条微信。

一条是男友徐臻发来的:“晚上我定了恰巧西餐厅的位置,等会五点我来接你?”

还有一条是路放的:“晚上来真爱,我要曹你。”

真爱是江城最高档的会所,也是陆家的产业。

林霜切换回徐臻的会话框,手指飞快回复:“我今天身体不舒服,改天吧。”

紧接着又回了路放一个‘ok’的表情包。

放下手机后,林霜开始专心工作。

可几乎是差不多时候,隔壁工位的章蕴,已经探过脑袋,双手趴在工位栏上,对着林霜慵慵懒懒地笑着。

她的手臂白花花的,露出一只镶钻的卡地亚手镯。

章蕴长得妩媚,身材性感,波涛汹涌的上半身夺人眼球,是工服都挡不住的火辣。

大概是见林霜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她又扬了扬手里的镯子,笑道:“林霜,你看这镯子好看吗?是我男朋友送我的。”

林霜瞥了一眼,淡淡道:“好看。”

然后又把注意力放在了电脑上。

章蕴眼底闪过一丝恼怒,嘴上又笑着说:“我说不要,他却一定要给我。他还说要给我买套房子,说我女孩子家天天上班,也挺累的,他愿意养着我。”

章蕴:“对了,你的男朋友呢?你的男朋友可是富二代诶,徐记甜品的少爷,难道他没送你礼物吗?”

林霜停下打字的手,目光扫向章蕴:“我不喜欢这些。”

章蕴来了兴致:“那你喜欢什么?让你男朋友送嘛。”

林霜似笑非笑:“我喜欢自己打工。”

章蕴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扭曲,她冷笑一声,重新坐回到了位置上。

林霜重新盯着电脑内的数据,可脸上却忍不住付出一抹讥嘲的笑。

她是什么时候知道章蕴和林霜勾搭上的?

大概是在半年前,她在徐臻的车副驾底座,发现了一只耳钉。

而就在事发前的几天,章蕴还特意和她炫耀过这只耳钉,说是在一个小众设计师那买的限量款。

徐臻明面上扮演着好男友的人设,背后倒是富二代的花样,他一样不落。

她和徐臻在一起已经两年了,当时家里出事后,她第一时间给徐臻打电话。

可徐臻说,霜霜,你要的钱太多了,我给不起。而且你总是拒绝我,真让我难做。

言外之意是要钱可以,得先和他睡。

和徐臻挂断电话后,她就拨通了陆放的电话。

——既然都是睡,她是不是可以挑更有钱的?给得起她想要的金主?

她和路放睡了之后,徐臻还假模假样得给她发信息,问她家里的事处理得怎么样了。

他明里暗里地暗示她和他睡,把他伺候舒服了,钱自然不会少她。

虚伪得让她恶心。

这两年她不是没和徐臻提分手,可徐臻总是不答应,也是,还没得到她,他当然不甘心。

所以就这么虚虚伪伪地吊着,看看刚才章蕴的反应,可见自己才刚刚拒绝徐臻,徐臻就迫不及待地转头约章蕴去了。

林霜心里门清,面上却不动声色,继续把今天剩下的工作任务做完。

她在银行上班,负责拉存款,什么都好,就是负责她的领导比较猥琐。

等下班之后,林霜先回家换了套紧身黑裙,想了想,又搭了条渔网袜,这才直奔真爱。

上翻页区
功能呼出区
下翻页区
喜欢本书就加入书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