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咎由自取》第四章 隐秘关系

林霜和路放的关系非常隐秘,几乎没有人知道。

所以林霜非常上道得没有去楼下的酒吧包厢打扰他,而是直接去了路放专属的总统套房内找他。

她有门卡,可以直接进去。

可谁知,等林霜刷了门卡进入套房,震耳欲聋的声音混着浓重的烟草味道,瞬间朝她扑面而来。

套房的客厅里,百寸电视正在放着儿歌,声音开到最大,很刺耳。

四个男的在麻将桌上打麻将,还有几个男女坐在沙发上玩筛子。

只有路放独自坐在单人沙发椅上,拿着手机脸色沉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种场景和不断播放的儿歌混在一起,相当割裂。

众人估计都没料到套房门会自己打开,听到动静,一时之间所有人全都纷纷抬头看了过来,盯着林霜。

林霜却面不改色,反而落落大方得对着大家打了个招呼,然后没事人似的径直朝着路放走去。

路放的这些哥们里,顾思明,盛城,时安,她都认识。

毕竟她从小和路放一起长大,路放的圈子里都有什么人,她一清二楚。

众人依旧在偷偷打量林霜,林霜不为所动,只坐在沙发扶手上,安安静静,也不说话,就当自己是摆设。

盛城低笑着揶揄:“阿放,这妞不是昨天白天电梯里的那个?你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怪迅速的。”

时安也用一脸暧昧的眼神看着他们,眯眼道:“阿放可是路氏集团的接班人,哪个女人搞不定?”

盛城大笑:“可不是吗?阿放被苏玲妃放了鸽子,自然得从别的地方找补回来。”

林霜看得真切,在盛城提到‘苏玲妃’的时候,路放的脸色有无法控制的阴鸷流出。

果然啊,这么多年了,只有苏玲妃才能真正走到他心里。

路放站起身来,冷冷看着盛城:“出去。”

时安见路放脸色不对,急忙站起身打圆场,笑道:“阿放要和这个美女独处,我们还是别留下当电灯泡了,走。”

很快的,场内众人全都跟着时安陆陆续续走了。

一时之间,整个房间只剩下林霜和路放两个人。

路放上下看了眼林霜,看着她紧身小黑裙下两只又白又直的长腿。

被渔网袜勾勒出姣好的曲线,暖黄灯光下,显得格外诱人。

林霜是越长越好看了,明明容貌清纯温婉,就像误入凡尘的少女。

可偏偏身材却辣得很,脱掉衣服某个地方特别有肉,伺候人也很有一套。

他一下子就搂住了她,在她耳边低声道:“穿得这么骚,不愧是你。”

林霜咯咯笑着,一双眼睛却清澈见底,没有丝毫谄媚,光看脸,真是比学生还清纯。

他的火气上来了,打横抱起林霜就扔到了床上。

这个晚上,路放的动作格外凶狠,仿佛像是在发泄什么。

他要了足足三次,每一次都像是要杀人。

黑暗里,路放躺在林霜身侧,不断喘着粗气,浓郁的低气压传来,让林霜觉得有些压抑。

她侧身去看他,看着他愈加俊挺成熟的脸颊,看着他饱含心事的眉眼。

鬼使神差的,林霜低声问他:“你就这么喜欢苏玲妃?”

直到半晌,才听到路放的声音冷冷传来:“这是你该操心的吗?”

林霜低笑:“阿放,当年我妈妈在你家里做保姆,你和我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关心关心你,不是应该的吗?”

路放这才看向林霜,他眸光清冷:“所以?”

林霜支撑着下巴,趴在床上看着他:“苏玲妃如今在欧洲跳芭蕾舞,成了有名的舞蹈家,你要是喜欢她,那就去欧洲啊。”

路放眯起眼睛:“我不用你教我做事。”

林霜吐了吐舌,拿过手机嘿嘿笑着:“我怎么敢教阿放做事?”

她一边说,一边举起手机,对路放呈上付款码:“三次,一共三十万。”

路放嘴角发冷:“真贱。”

林霜不为所动,收了钱后,起身冲澡,然后转身离开了套房。

不知为何,看着林霜潇洒离去的背影,路放竟然觉得自己才是被嫖的那个,真是该死!

上翻页区
功能呼出区
下翻页区
喜欢本书就加入书架吧